微信欢乐麻将外挂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通訊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2019-05-08

  撰文|李健、王健

  林乎加、王顧明伉儷二人,雅好中國書畫,同諸多書畫名家相交甚篤,亦常流連于文物商店、古舊書店,遍訪前人佳墨。今季中國嘉德幸得藏家信賴,隆重推出“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專題拍賣共計110余件,呈現林氏在杭州、上海、天津、北京等地多年以來珍藏的古今書畫佳作,承前啟后,斯文在茲,不容錯過。

  The couple of Lin Hujia and Wang Guming are fond of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Apart from making friends with famous masters, they often linger on in cultural relics stores and antique book stores to seek for excellent works of forefathers. This season, being trusted by the collectors, China Guardian gets 114 pieces of the collections and launches a special auction named “Precious Collections from Lin Hujia Couple”. The 114 ancient and modern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works were collected by Lin Hujia couple in Hangzhou, Shanghai, Tianjin, Beijing and other places with years of efforts. The auction is a link between past and future and should not be missed.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1961年林乎加陪同田家英(左一)在浙江調研

 

  林乎加早年參加革命,先后任膠東青年抗日救國會會長,魯南區黨委、魯中區黨委宣傳部部長,中共山東泰山地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等。夫人王顧明戰爭年代曾任“膠東孩子劇團”團長。新中國成立后,林乎加出任浙江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顧明任職于浙江省文化局副局長。1976年浩劫后,林乎加參加上海工作組,任上海市委書記、上海市革委會副主任。期間堅持實事求是,準確把握政策,妥善處理了一大批遺留問題。

  自1978年6月起,林乎加歷任天津市委第一書記、天津市革委會主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北京市革委會主任、北京市市長等職。他注重經濟建設,關心民眾疾苦,被稱為“懂經濟的干部”。他率先提出引進先進技術和外資,大力發展教育和科學研究事業,在恢復高考時擴大了京津兩地的招生名額,改變無數青年的命運。他狠抓農業名聲在外,首次提出大城市郊區農業的“菜籃子”思想,后專注“三西”建設,狠抓水產養殖工作,沿海地區盛傳“要吃蝦、找乎加”的民謠。

  林書記不但關心經濟、亦十分關心傳統文化的振興,尤其對西泠印社在建國后的恢復作出重要指示。新中國成立伊始,各行各業百廢待興,西泠印社活動基本停止。1951年,經過滬、杭兩地社員協商,將西泠印社房產、土地等捐獻政府,園林由園管部門接收,書畫、書籍、印譜等由省文管會保管。林乎加于1949年起任浙江省委宣傳部長、農工部副部長,1955年8月至1965年2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副書記、書記處書記。林乎加在任期間,浙江地區的教育文化事業有長足的發展。

  1959年杭州市文化局成立“杭州書畫社”,專營古今書畫名家真跡和復制品的展覽、收購、供應。據原西泠印社副社長孫曉泉先生回憶:1962年,林乎加提出要盡快恢復西泠印社組織,開展學術研究活動,以繼承和發揚我國傳統文化。在林書記的關懷和鼓勵下,1962年12月中旬,西泠印社在杭州召開了建國后的第一次社員座談會。與會成員包括浙江圖書館館長張宗祥、浙江美術學院院長潘天壽、上海書法篆刻學會主任沈尹默、江蘇國畫院院長傅抱石、上海國畫院院長王個簃等全國金石書畫名家及健在的印社社員三十多人。此次大會成立了以張宗祥為主任,潘天壽、傅抱石、王個簃為副主任的慶祝西泠印社創建60周年籌委會,擬定“慶祝計劃”和“西泠印社章程”。

  1963年,西泠印社60周年紀念大會如期召開,海內外名仕和散居在全國各地的印社社員云集杭州。除王個簃、沙孟海、馬公愚、方介堪、韓登安等老社員外,書畫名家傅抱石、馬一浮、沈尹默、潘天壽、程十發、唐云等作為新社員加入西泠印社。西泠印社由此開啟了文風鼎盛的新篇章。

  林乎加伉儷珍藏近現代繪畫部分,多系六十年代西泠眾名家所題贈。潘天壽同林乎加、王顧明伉儷相交甚篤,常有乘興佳作為贈。五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中期是潘天壽藝術創作的全盛時期,生活比較安定,在藝術上亦是潛心鉆研。“這個階段,他將完成從一個出色的傳統文人畫家到現代藝術家的轉變。他這個時期作品的特點,一方面是大大發展強化了他以往始終堅持的風格傾向:沉雄奇崛,蒼古高華,使他的作品以更為鮮明的面目在畫壇獨樹一幟。但另一方面,卻又熟中帶生,嚴謹凝重,不以隨意揮灑為能事,力求新意,處處見出思考的痕跡。”

  1960年為林乎加所作《秋花》,以高鐵嶺指墨畫意,作莫干山蘆花蕩公園之所見,畫面中心的嬌花一朵,構圖新奇壯闊、小中見大。花頭施染白粉,質感立現,花枝以墨色染出陰陽向背,勁挺老辣,將指墨線條運用得流暢自如、爐火純青。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潘天壽(1897-1971)

秋花

1960年作

設色紙本 立軸

PAN TIANSHOU

AUTUMN FLOWER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0×41.5 cm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潘天壽(1897-1971)

夏蘭初放一枝花

1962年作

設色紙本 立軸

PAN TIANSHOU

ORCHID AND ROCK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5×41 cm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潘天壽(1897-1971)

湖石憩禽

設色紙本 立軸

PAN TIANSHOU

BIRD AND ROCK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1×34 cm

 

  潘天壽之《湖石憩禽》以八大山人孤禽入畫,與八大的空靈寂寥,孤傲不群、憤世嫉俗不同的是,禽鳥雙目微閉,似在休憩,安享現世太平。本幅之中,潘天壽將花鳥畫和山水畫巧妙相結合,“道不在外,而在心悟”,將明清以來的傳統大寫意精神內涵和情感特征融入其中。線條的剛健、厚重,古樸、凝練、生澀、老辣、稚拙凝于一紙。

  潘天壽為林夫人王顧明所作《夏蘭初放一枝花》,盆蘭自畫面左上角傾斜插入,右下角一塊橫出的湖石又穩定畫面,將之歸于平穩。整件作品富于動感,卻又穩如泰山。如此險峻的構圖方式,恐怕唯潘天壽能夠駕馭。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黃賓虹(1865-1955)

夏山圖

設色紙本 立軸

HUANG BINHONG

SUMMER MOUNTAIN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92.5×34.5 cm 

傅抱石(1904-1965)

 

  黃賓虹《夏山圖》寄寓了賓翁的人文理想,其汲古畫論和以書入畫的繪畫實踐均在本幅中得以施展。時年九十一歲的賓翁仍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繪畫的要妙之境,遵照包世臣的書法要訣“萬毫齊力”上溯晉魏六朝,以隸體入畫,力透紙背。

  1962年10月,時任江蘇國畫院院長的傅抱石應邀攜夫人羅時慧、長女傅益珊前往杭州休養、寫生作畫,亦在此年冬參加西泠印社建國后的第一次社員座談會,并籌備慶祝次年的西泠印社創建60周年紀念活動。《杜甫詩意圖》、《湘夫人》即是此時為林乎加所作。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傅抱石(1904-1965)

杜甫詩意圖

1962年作 

設色紙本 立軸

FU BAOSHI 

THREE GORGES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37.5×68 cm

著錄:《傅抱石年譜》,第409頁,上海書畫出版社,2012年版。

出版:《傅抱石畫選》,第75頁,朝華出版社,1988年版。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湘夫人

壬寅(1962年)作

設色紙本 立軸

FU BAOSHI 

LADY XIANG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06.5×38 cm 

 

  傅抱石《杜甫詩意圖》,片片輕舟駛過蒼莽淋漓的萬重高山,氣勢恢弘,高古超逸。畫面主體部分由抱石皴法繪絕壁聳立,遠山如黛,一組船隊自畫面左下駛入,筆墨簡潔,寥寥數筆寫就,輕盈迅捷與連綿群山,一輕一重,極富視覺表現力。正是款題“即從巴峽穿巫峽,下了襄陽便洛陽”之境。《湘夫人》亦創作在此時,或為對林乎加、王顧明夫婦伉儷情深的美好祝愿。

  林乎加伉儷藏珍中,亦有張宗祥、沙孟海兩任西泠印社社長相贈翰墨。1962年,時任浙江省圖書館館長的張宗祥出任西泠印社籌委會主任委員,后當選西泠印社第三任社長。為西泠印社的恢復和發展,傾盡心血。其書法以李北海為宗,兼融漢魏碑法,雄渾灑脫,自具特色。沙孟海于1952年任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常務委員兼調查組組長。1954年兼任浙江省博物館歷史部主任。書畫、篆刻、金石考據并為世所重,歷經十年動亂,西泠印社于1979年再度恢復活動之時,即推舉沙孟海出任第四任社長。沙氏書法宗黃山谷筆法,用筆沉穩大氣,結構開張磅礴,極富金石意味。

  老畫家阮性山是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員,抗戰期間曾協助韓登安守護西泠孤山社產,拒任偽職。生計為艱之時,不惜出讓收藏以籌措經費。新中國成立后,受聘浙江文史館館員。晚年擅畫梅花,1961年為林乎加所作《梅花》,虬干新妍,文人雅趣滿紙。

  書法藝術素來為黨內領導干部所重,其中不乏善書者。康生擅書法、精鑒賞,其藝術造詣眾多領導干部中屈指可數。在杭期間,亦曾為林乎加作書留念。所作左筆篆書“克己”二字,結字取法高古,用筆力透紙背;草書《采桑子·重陽》、《黔無驢》二作,以章草筆意書之,波磔分明,氣韻連貫,一氣呵成,亦是文字學識與藝術修為之展現。

  舒同曾被毛主席贊譽為“紅軍書法家、黨內一枝筆”,其字師法顏真卿、柳公權、何紹基等名家,但師古而不泥古,尊法而求新變,自成一家,于現代書壇備受推崇。寬博端莊,圓勁婉通,用筆老重,藏頭護尾,點劃潤厚通暢,別具風格,是現代書法藝術的杰出代表之一。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鄭簠(1622-1693)

隸書節臨《魯峻碑》

辛未(1691年)作

水墨紙本 立軸

ZHENG FU

CALLIGRPAHY IN CLERICAL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164.5×49.5 cm

 

  在此專場中,林乎加所藏尚有30余件明清書畫,不乏弘仁(1610-1664)、鄭燮(1693-1765)、王鐸(1592-1652)、何焯(1661-1722)、鄧石如(1743-1805)、伊秉綬(1754-1815)、何紹基(1799-1873)等名家精作。這批明清字畫,以書法為主,其中一大部分是金石家的作品,包括鄭簠(1622-1693)、鄭燮、鄧石如、錢坫(1744-1806)、伊秉綬、陳鴻壽(1768-1822)、包世臣(1775-1855)、何紹基、張穆(1805-1849)、梅調鼎(1839-1906)等。由此也不難看出林乎加老對金石書法的雅好,或許這也是他不遺余力地恢復和推動西泠印社的另外一個原因。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鄭燮(1693-1765)

行書《懷素自敘帖》語

水墨紙本 立軸

ZHENG XIE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57×90.5 cm

 

  鄭燮行書《懷素自敘帖》,所書內容來自《自敘帖》,其文字結體、運筆卻全然是其“板橋體”,隸書為體,揉入行楷等,自稱“六分半書”。近觀此幅作品的單字結體,隸意頗濃,兼有篆和楷;形體扁長相間,筆勢以方正為主而略有擺宕,拙樸擴悍。此幅章法亦獨到,將大小、長短、方圓、肥瘦、疏密錯落穿插,如“亂石鋪街”,縱放中含著規矩。看似隨筆揮灑,整體觀之卻產生跳躍靈動的節奏感。大大小小,粗粗細細,欹欹斜斜,點畫、提按、使轉如樂行于耳,鳥飛于空,魚游于水,在一種態情任意的節律中顯露著骨力和神采。清人何紹基說他的字“間以蘭竹意致,尤為別趣”。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鄧石如(1743-1805)

行書牡丹詩

癸丑(1793年)作

水墨紙本 立軸

DENG SHIRU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88×38.5 cm

 

  鄧石如以行書書此七言詩,吸收晉、唐草法,筆法遲澀而飄逸,書于知非之年。自言:春雨兼旬。偶于友人案頭獲觀牡丹數花,率賦長句。鄧石如為清代碑學書家巨擘,少好篆刻,客居金陵梅镠家八年,盡摹所藏秦漢以來金石善本。遂工四體書,尤長于篆書,可稱神品。此幅以行書出之,筆如鐵劃,字如其人,“無款曲,無媚骨,無俗氣”。沙孟海《近三百年的書學》:“清代書人,公推為卓然大家的,不是東閣學士劉墉,也不是內閣學士翁方綱,偏偏是那位藤杖芒鞋的鄧石如。”此件曾經榮寶齋《中國書法全集·鄧石如》出版,彌足珍貴。

  還有一部分為清早期的書家,王鐸、宋曹(1620-1701);何焯、汪士鋐(1658-1723)、姜宸英(1628-1699);陳奕禧(1648-1709)、王澍(1668-1739)。何焯、姜宸英、汪士鋐為康熙時帖學大家,翁方綱曾有詩“楷法同時汪與何”,即汪士鋐與何焯。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王鐸(1592-1652)

行書節臨虞世南法帖

丁亥(1647年)作 

水墨綾本 立軸

WANG DUO

CALLIGRAPHY IN CURSIVE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satin

160×50 cm

 

  王鐸此幅行書《節臨虞世南法帖》,所謂臨書其實往往只取其意及韻而不拘其形的。董其昌如此,八大山人如此,王鐸、傅山亦如此。王鐸自稱他的習字方法是“一日臨帖,一日自運”,但所見他中年以后的臨書,都無異于自運的,本幅便是如此。其奔騰昂揚的氣勢,提按徐疾的節奏,乃至字形結體,都與虞書大別,如究之于傳統,倒是米南宮的意趣為多。而浩蕩痛快的氣概則已出米氏之外,有他傲視一世的自家風貌。

  乾嘉時期書法名家如張照(1691-1745)、梁同書(1723-1815)王文治(1730-1802)、錢灃(1740-1795)、盛本(1762-1810)等皆有作品呈現。王文治《步虛詞廿首之一》用筆勁秀,直逼羲獻。更擷取顏平原、米海岳之菁華,自成風格。王文治書法有聲于乾嘉間,與諸城相國齊名于時,有濃墨宰相,淡墨探花之語。其為世所欽重,于此作《行書五言詩》已可想見矣。

  考查林乎加老珍藏的這批書法的簽條和藏印可知,有些畫作歷經友人間的流轉,有些則是購自畫店。比如伊秉綬、錢坫,都曾經“小莽蒼蒼齋”藏。齋主田家英(1922-1966),原名曾正昌,四川成都人,1937年奔赴延安。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8年起擔任毛澤東政治秘書。平生喜好書法,對清代歷史頗有研究。1959年在建國十周年之際,杭州市委決定成立杭州書畫社,田家英和林乎加常往來于此。據記載,田家英曾得鄧石如草書對聯,并饒有興致地與林乎加一同欣賞。“小莽蒼蒼齋”的收藏后來多捐贈給中國國家博物館。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伊秉綬(1754-1815)

行書七言詩句

水墨紙本 立軸

YI BINGSHOU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95×40.5 cm

 

  伊秉綬以隸書擅名,有清一代少有及者。此幅行書七言詩句,以篆籀之筆參之,中鋒圓勁,入木三分而氣度開張,金石氣、書卷氣兼而得之。人以明季李東陽方之,實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本幅自署:京林明經屬。劉文清以二句為論詩或論藝也。可謂勁秀古媚,獨樹一幟。

 

嘉德通訊125期· 拍場擷珍 湖山翰墨緣:林乎加王顧明伉儷藏珍

弘仁(1610-1663)

石戶丹泉

設色紙本 立軸

HONG REN

WATERFALL IN MOUNTAIN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41×66.5 cm

 

  弘仁《石戶丹泉》則有“問蒼山房葉氏”珍藏簽條。山房主人或為葉熙春(1881-1968),名其蓁,字熙春,祖籍慈溪,遷居錢塘(今杭州)。從良渚名中醫莫尚古習醫,研考醫學典籍,深得其旨。名診室為“問蒼山房”。1954年當選為浙江省第一屆人民代表,并任浙江省衛生廳副廳長。1956年出席全國先進生產者代表大會,補選為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后連任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參加農工民主黨,任浙江省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林乎加或與問蒼山房主人葉熙春相契。

  弘仁,清初高潔之士,畫風亦如其人格,或清潤雅潔或峭拔雋邁。作為聞名一時的“清初四僧”之一,漸江與石溪、八大山人、石濤一樣,都未見有名師指授,靠的都是對藝術的忠誠與穎悟,超越群倫,皆成一代大家。漸江對倪云林尤為崇拜,在追步元四家時,獨于云林最得神韻。此幅《石戶丹泉》雖柔實剛,且深得新安山水熏陶,黃山的雄峻嵯峨氣象與他磊落胸懷兩相映發,將倪高士清逸淡宕的雅致,淘洗成一種冷雋剛健的氣骨。石濤說他“得黃山之真性情,故一木一石,皆黃山本色,豐骨冷然。”近視之,此幅筆墨蒼勁整潔,洗練簡逸,用折帶皴和干筆渴墨,師法自然,故而此作格調不同于倪瓚,少荒涼寂寞之境,而多清新之意,直師造化,而別開生面。

  在林乎加的愛護和保藏下,這批作品得以流傳至今,并有幸在此季嘉德春拍向我們展露真容。借由這些書畫作品,我們不僅可以更加深入地認識林乎加的經歷和他的品格,還可以體會到林老在書畫收藏方面的喜好和他頗高的審美品位。

微信欢乐麻将外挂 秒速飞艇官网网址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 龙王捕鱼怎么打龙王炮 北京快乐8全包稳赚法 零花锁屏赚钱 最新娱乐棋牌大全 篮球比分雷速动画直播 福建快3专家推荐号码一定牛 宁夏十一选五走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500